军事在线

  近日,关于历史问题网络舆论场出现两个热议点:一个是,部分军校学生课堂置疑邱少云被燃烧弹烧死过程不合生理规律;另一个是,对越边境作战中最后夺取老山主峰插旗照片被质疑不实。联系以往质疑雷锋做好事的照片大多摆拍,一些人在网络舆论中由此推导出“英雄模范普遍造假”。这便涉及到我们该如何看待英雄宣传中照片摆拍、补拍问题,进而该确立何种价值观和历史观的问题。
  因宣传需要进行场景还原或摆拍带有普遍性,存在于世界上很多国家,尤其是存在于过去媒体不发达,或平面媒体和声像媒体主导社会舆论的那个时代。比如,二战时期出现过两张具有标志性或产生重大影响的战地照片,一是苏联红军攻克柏林,士兵把苏联旗帜插上帝国大厦的照片,这就是一张错过历史时刻后的摆拍照。再看美国阿灵顿公墓那组令人印象深刻的群雕《不倒旗》,这组雕塑是运用美军攻占硫磺岛时的一张著名照片完成,而照片本身就是为了激励美国国民而设计的摆拍照。
  到这里,我们不妨作出一个基本判断,当一个故事哪怕是演绎而来的故事,只要深入于社会,广大受众乐于接受,就一定包含着价值观念与价值追求。倘若有些故事属于虚构,我们可以将其作为童话故事看待,并且从中找到激励和引导自己的价值追求的积极元素。如美国大片《宙斯之子》片尾中的一句话:赫拉克勒斯是不是宙斯之子已经不重要,重要的是我们有了英雄。这个观点显然有更深层的逻辑,满足精神归宿的需要。
  上述分析并不意味着笔者反对还原历史和求真,而是强调要坚持辩证地看待历史问题或事件,尤其强调要坚持积极的心态,力避价值观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。由于文化的差异而造就不同历史脉络,形成不同特点的历史故事,在所必然。如果不正视这一点,而是用当代历史观和思维方式,或是以其他民族的历史观和思维方式评价本民族的发展史,很可能摧毁历史,导致民族虚无主义和历史虚无主义。
  比如,中国的文化传统是强悟性,重归纳,这与西方的重求证和逻辑推理大不相同。运用别人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去评价,很可能会“拉黑”一个个历史符号(包括耳熟能详的英雄)。打破高大上或许会带来短时快感,“痞子运动”有时也能成为一些人填补心灵空虚的手段和方法,但这一定是饮鸩止渴,因为打破一切高尚的结果只有一个,就是哲学家叔本华所说的“绝对价值的丧失”。一旦价值丧失,生活便失去意义,人生就是一地鸡毛。
服务信息